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市海丰农场元华一大队 知青联谊会

昔日海丰绣球相识 今日陈酒愈酿愈醇

 
 
 

日志

 
 

湮灭的村落 五哥  

2016-10-14 15:22: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湮灭的村落  五哥 - 海丰元华一队 - 上海市海丰农场元华一大队 知青联谊会

 


国庆大丰行专辑(10  湮灭的村落  五哥


北上海建设者微信群部分群友,这次国庆长假期间,应群主一山的邀请,整个行程都很温馨。前行日子,我已写了九篇游记,今天再凑一篇,其寓意就作为是这次大丰故乡行的十全十美吧。

十月三日午餐后,我们部分群友随一山一起驱车向大寨河进发,路上我们有些担心,因为一山喝了至少八两白酒,这开车有问题吗?这如果在申城,那肯定得代驾,不然被警察撞上,必定是一件麻烦的大事。当然在这边,虽不算荒郊野外,但知青馆周边的交警却是基本隐身了。一山再三说这点酒没事,我是留有充分余地的,我们只能这样说,这回真的是遇到酒仙了。

说起大寨河,我们元华分场待过的知青不会陌生,这是一条东西走向的河流,西边同西大河贯通,河面约三十米宽。这是一条人工河,完全由知青开挖。大约是在1977年元月动工,工期半个月,元华分场每个连队都承办一段,连队再将任务分配到每个小队。还记得开挖大寨河那种人如海、歌如潮的动人场面。隆冬季节非常寒冷,在零下十几度的呼啸强风中,知青艰难劳作,开锹的、挑担的、抬箩筐的,大家紧密分工,在泥泞的工地上疾走、小跑,摔跤、滑倒比比皆是,每天收工后的知青都像泥猴一般。这么寒冷的冬天,有些男孩居然只穿着汗衫或光着膀子,却还是汗流满面----

小车开到河边了,我的思绪被打断了。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大寨河仍在流淌,大寨河的地理位置在元华十四队南面两百米处,这座水泥桥被命名为大寨桥,好亲切的名字,久违了老朋友,我们又相逢了。我深情地抚摸着桥栏,举目远眺,东西两端的尽头天色同田野相连,河边的水清清、草绿绿,缕缕的水草味、鱼腥味揉合在一起。我们一行在桥上欢呼雀跃,许柏年忙前忙后为我们照相。

告别了大寨河,我们又来到了元华一队,我们这几人当中,超英同我是该队知青,其他人对一队也不陌生。我已经来过几次,大致的方位已经挺熟了,按照我指引的方向进了村。几年没来,一队旧址的南面、东面又各建了公里,从大寨河的南边一直到南大河的区域,现被圈为开发区,如果再晚上两三年,这里就更加不认识了。

看到旧址唯有一座房子耸立,其它的有几处零星的残垣瓦砾,开始我以为这座建筑是当年的棉花仓库,后来经过群友何永良的辨认,说这里是当年的牛棚。反正,这是元华一队唯一可缅怀的旧物了。望着那历经沧桑的牛棚,渐渐地我的视线开始模糊了,一掬眼泪滑落在脸庞,我的脑海里总是伴随着一个故事——

时光回到42年前的974年春,我刚到农场元华一队时,这个牛棚共圈养了18条耕牛。

    同我一起到元华一大队的这批队友中,有一位叫谈政的,那天去农场时,我们在一个船舱中相识,经短暂接触,就成为好朋友。到连队两天安顿妥当后,我就到牛棚去探望他。他正在给拴着的耕牛添草料,当时是三月上旬,处于春寒料峭,我看这草料也就是一般的稻草嘛?他对我说,有时也难得给这些牛吃点豆饼之类。他陪着我,给我一一介绍起来,原来每个耕牛都有自己的名字,什么蛮果、大地主、小赤佬、黄毛,我在一头叫黄毛的耕牛前站定。这条牛高大威猛,两条弯弯的长角完全对称,褐色的身体上长满了黄毛,见到我还友好地望着我,把头慢慢伸到我的前面,我抚摸着它的头,它用舌头舔着我的手,我一下子就喜欢上这条叫黄毛的耕牛。

    他送我出来时,还告诉我一个秘密,就是牛棚里所有的耕牛原来全部是公牛,现在已全部被阉割,成了阉牛。我的天呀,以前我只是知道历朝历代的皇宫后院有太监,这是男人的生殖器被阉割,公公成了太监的代名词。而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均是阉牛,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好可怜的耕牛啊。

     黄毛后来就成了我的好朋了,我过一阵子就去看看它,每次去都会割点青草犒劳它。它也认识我,同我挺亲昵。这次在中国知青纪年馆陈列的一张照片,就是我同黄毛的合影。我正沉浸在回忆中,妻子重重拍了下我的肩膀,“在想什么呢?人家都叫你照相”。

一大队知青最多时容纳了五百多知青,一个十几平米的寝室,通常要住4—6人,除了12幢知青宿舍,还有食堂,两个仓库、厕所,以及牛棚、猪棚等建造。2000年来过一次,已经基本上拆了,这次来更是只剩下摇摇欲坠的牛棚了。呜呼,光阴荏苒几十年,变了变了,真的不敢相认了。

我现在已是花甲老人了,今后还会来吗?那肯定的来,因为这里是我的第二故乡。老去的我会拄着拐杖来、坐着轮椅来,因为我曾在这流过汗、流过泪,我已经深深爱上了这片广袤的盐碱地。


                                                                 五哥   

                                                             2016-10-14


湮灭的村落  五哥 - 海丰元华一队 - 上海市海丰农场元华一大队 知青联谊会

湮灭的村落  五哥 - 海丰元华一队 - 上海市海丰农场元华一大队 知青联谊会
 
前排左四:北上海建设者微信群群主、知青文化小街总经理阮永山(一山);左五:田崇志(海丰守望者铜像人、活化石之美誉);左六:大丰文化局副局长、北上海建设大丰文史院长、大丰上海知青杂志执行主编朱贻生;后排左六:本人;左九:黄德林(影视人阿林)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