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市海丰农场元华一大队 知青联谊会

昔日海丰绣球相识 今日陈酒愈酿愈醇

 
 
 

日志

 
 

我的《上海说事》插图  

2015-05-23 07:36:00|  分类: 情感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奚文渊《我的《上海说事》插图》
 

在博文《我的〈老街故事〉》中,我曾提到“作为生于斯长于斯的上海市民,正在用各自的方式保存着对石库门的记忆。我就曾先后为作家黄媛和管继平所著关于上海记忆的系列文集配过插图。”黄媛女士的《上海红颜》已在2007年8月由上海文化出版社出版,管继平先生的新著《上海说事》也由该社于日前推出。

我的《上海说事》插图 - 奚文渊 - 海上绿蠡轩
 

 管继平笔名推仔、易安阁等,书法家中的作家,作家中的书法家。
      1962年2月生于上海某石库门老弄堂。自幼爱好读书,尤其对中国传统文化颇为倾心,擅书法篆刻。现为上海某报业集团 资深编辑,上海楹联学会理事,上海书法家协会会员,著有散文随笔集《一窗明月半床书》。

 在弄堂敞开式的公厕中与老外大眼瞪小眼,在外滩挤挤挨挨的“情人墙”边谈情说爱,一片黑灰蓝的时代中靠 “假领头”、“懂经鞋”来翻行头……这些都是过去的时代中所有上海人曾共同拥有的一段独特回忆。

 《上海说事》一书中60篇故事,主要记录了“文革”时期至改革开放之初上海人的一段生活风情。几乎篇篇都是作者的“弄堂生涯亲历记”,这也正是吾辈所亲历的,因此读来分外亲切。我选择了其中15篇故事为之画了插图。 正如该书导语所言:上海的老石库门弄堂里发生了那么多趣味横生的故事,哪一件有你儿时的影子?也许不止一件,都在你心中留下了深刻而独特的烙印吧。

不知我的插图与读者诸公心中的记忆相吻合否? 

我的《上海说事》插图 - 奚文渊 - 海上绿蠡轩
锣鼓声中说退休
 
我的《上海说事》插图 - 奚文渊 - 海上绿蠡轩
 吃饭睡觉当众淴浴
 
我的《上海说事》插图 - 奚文渊 - 海上绿蠡轩
酒吧开到灶披间
 
我的《上海说事》插图 - 奚文渊 - 海上绿蠡轩
电影院里孵冷气
 
我的《上海说事》插图 - 奚文渊 - 海上绿蠡轩
顶上风光随便修修
 
我的《上海说事》插图 - 奚文渊 - 海上绿蠡轩
斗鸡斗勇也斗智
 
我的《上海说事》插图 - 奚文渊 - 海上绿蠡轩
击鼓传花送月饼
 
我的《上海说事》插图 - 奚文渊 - 海上绿蠡轩
当年排队
 
我的《上海说事》插图 - 奚文渊 - 海上绿蠡轩
你有大方“中山装”
 
我的《上海说事》插图 - 奚文渊 - 海上绿蠡轩
全靠几只“假领头”
 
我的《上海说事》插图 - 奚文渊 - 海上绿蠡轩
如今猫鼠一家亲
 
我的《上海说事》插图 - 奚文渊 - 海上绿蠡轩
童年端午最难忘
 
我的《上海说事》插图 - 奚文渊 - 海上绿蠡轩
小弄堂里摆大王
 
我的《上海说事》插图 - 奚文渊 - 海上绿蠡轩
一年油水在于“春”
 
我的《上海说事》插图 - 奚文渊 - 海上绿蠡轩
自行车撞翻煤球炉
 
 

附录:《上海说事》后记

一本书翻到底,总觉得还应有段跋语或后记什么的,算是给读者一个交代。这正如一出戏演完,演员于帷幕合上后总也要再开启一次,为观众谢个幕才算圆满。若是放着整场观众而不顾,匆匆忙忙于后台卸了妆便匿声而去,如果不是怕被扔香蕉皮的话,那至少是不够礼貌的。

所以,我还是决定冒着“香蕉皮”的风险,再出来“谢幕”一次吧。即便我的文字未必精彩。

说起30年前的上海弄堂,几乎每一个上海人都有类似的童年故事。

上海的弄堂好比是北京的胡同,有其深厚的人文底蕴以及标志性的地域风情。我每每想起,眼前就会浮现出许多熟悉的景象:那独有的石库门造型,整齐划一如兵营式一门一户地排列;并不太宽敞明亮的前客堂,对着那油腻漆黑的狭小灶披间;不过,灶披间的楼上,却是颇为小资且又最易引人遐想的亭子间……那时侯,弄堂口总归有许多老人在孵太阳,他们安详地聊天,享受着当年唯一慷慨而阔绰的阳光;大弄堂内始终有不少孩子在热闹地嬉戏,他们欢快而不知疲倦;小弄堂里则有一些阿姨们在洗衣服刷马桶煽煤球炉等,她们毫无怨言地成了弄堂里最忙碌的人群……

当然,这些镜头如今已不复存在,它最晚也应是30年前的旧景了。然而,它就像一组组略带点灰色的黑白照片,即使质量欠佳,但却印象深刻,牢牢地成像在我们这一辈的记忆里,定格封存。

不知是哪位说的,一个人对他的出生地以及童年成长的地方,总有特别的依恋和怀念,如果将来要怀旧,就肯定是怀那个地方的旧了。记得十多年前我采访摄影家郭博先生时,就曾听他说,在他刚出生没多久时,父亲郭沫若就将他带到了上海,住在铜仁路上的一个上海老式弄堂里。尽管当时他还是刚刚学会走路的小孩,住的时间也不长,但童年的印象却非常深刻而难以磨灭。从此,郭博先生对上海弄堂就有一种特殊的情感,虽然他后来回到日本,并在日本度过了全部的青年时代,可是他依然忘不了上海的弄堂,内心深处的弄堂情结使他不能自已,以至到了晚年,他索性用手中的相机,专拍上海老弄堂,用艺术的眼光来审视、来寻找他的童年记忆。

我的童年不太艺术也不太遥远,然而,倒也是实实在在的一段历程。在我三十多年的弄堂生涯中,几乎参与或目睹了所有弄堂生活中形形色色的故事。所谓的上海弄堂生活,其实也是一种概念,应该是指以石库门弄堂为背景的一种特定的文化环境。我甚至苛刻地以为,一个上海人,如果从来没有过一段弄堂生活的历练,那么他身上的地域烙印就不够深,以至于他的海派风味就不够纯正了。因此,只有浸润其间,融入其中,才会有如切肤之痛般的感受,只要是弄堂中发生的一切,无论是成酸苦辣或是嬉笑怒骂,都会感到特别的亲切与自然。

毫无疑问,这本小书是我对儿时弄堂生活的回忆。尽管鲁迅先生说,如果“一个人做到只剩了回忆的时候,生涯大概总要算是无聊了罢”。幸好我还不至于“只剩回忆”,但“无聊”总还是难免,就我等俗子而言,若不以无聊之事,何能遣有涯之生?本书中60篇故事,几乎篇篇都是我的“弄堂生涯亲历记”,主要记录了“文革”时期至改革开放之初上海人的一段生活风情,有的虽略显夸张,但基本也都事出有因。如今30年过去,许多事情用今天的眼光来审视,其淳朴之滑稽、自然之无聊、窘迫之无奈等,或让人忍俊不禁,或叫人别有会心,而更多的则是令人感慨万千……

文字最后,自然不能忘了感恩。这60篇小文,乃是集于新民晚报社区版上我所开设的专栏“推仔闲话”,一年多来,感谢报社领导的宽容以及编辑修修的不断督促,使我每周一篇坚持至今。所谓“书被催成墨未浓”,本书大多也是催促成文,想必淡墨疏漏之处,在所难免。现我将这些文字粗略分成了五辑:“弄堂旧事”、“尴尬往事”、“馋佬心事”、“顽童趣事”和“时髦乐事”,蒙上海文化出版社社长陈鸣华兄的垂青,并将我这些罗哩罗嗦的“杂事”命名为《上海说事》,且委托小崔来主持编辑出版事宜,真是最为恰当不过也。感谢曹正文老师为我写了一篇精彩序文,二十多年前,我还是一位读书青年时就与曹老师幸识,承他不弃,对我的读书写作提携多多。求他作序乃我多年之想,此书如愿,十分欣喜。还应特别感谢的是为我这本书插图的画家奚文渊先生。期间虽家遭变故,痛失爱妻,但奚先生重诺如山,在料理完家事之后不顾劳累,夜以继日为我完成了15幅精妙插图,其人品艺品,均令我深深感动。拙著的成稿问世,陆康先生,嘉禄、震坤兄等众多朋友都给予了诸多策划和无私帮助,感谢总是挂一漏万,千言万语,唯有“谢天谢地谢人”6字箴言,永远不错。 

 管继平 2010年8月4日凌晨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