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市海丰农场元华一大队 知青联谊会

昔日海丰绣球相识 今日陈酒愈酿愈醇

 
 
 

日志

 
 

海丰林业大队建队40周年庆典播放的老照片(2014年2月23日)  

2015-03-19 04:47:45|  分类: 农场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乡路上的回忆  

   转载:回乡路上的回忆(海丰林业大队海民说故事) - 五卯酉 - 下明六队新家园
转载:回乡路上的回忆(海丰林业大队海民说故事) - 五卯酉 - 下明六队新家园
      又要回故乡了,说实话,小的本不想去,后被小方“噱发噱发”给骗来的。但杨林宝却用警察的语气对我说:“这不能全怪小方,被骗人的贪心是主要原因,你不想会会老朋友?不想看看那块盐碱地?不想穿越一下时空,回味回味?……”倒也真是啊,听说尊敬的老领导也要去,吃狗肉的高阳也加入了,哪个恩恩怨怨的老农金玉清,还有那个不用说话也能谈恋爱的这个叫什么的也来了,还有酒肉朋友、赤膊兄弟、红颜知己……太诱人了!本来意志就不坚定,哪能抵挡得了这种诱惑,不但自己上了贼船,后来还参与蛊惑他人下水,结果一来二去,乌合之众多达五十多人。有队友说:这不是骗,这是传销!赚不到钱的传销!再这样搞下去海丰的八万知青……嗯……对伐,也不是不可能的,乖乖,上山下乡又来了!

5月12日上午,天气晴朗,温度适宜,风力柔和,风向东西对冲或转南北碰碰,是个外出旅游的好时机,可一上车迎面扑来的“人来疯”着实让人难以抵御,善于火上浇油的沈队长立马唱了一曲《小芳》“难为你,给我的爱”,乡音一出更是引爆了整个车厢。这时裔照伟坐不住了,来了一段清唱,粗犷浑厚的男中音即动听又动情,引来了一片喝彩声。照伟兄人和歌一样,宽宏大量,早上上车前一碰到我就笑呵呵地跟我说:“你写的《草荡》我看了,我离开草荡不是‘滑脚’溜走,而是回去买菜,一不留神被领导‘搭住’,开河去了。”

接着我们林队的老领导也应邀发表了一下高论,内容没听清楚,反正不是农业学大寨,但语气形态很有回味,感觉似乎是坐在大队部开会,那个单人床好像中间还顶着个大锹柄,生怕我们几个大块头再把他的床坐坏了。  

被鼓动起来的美女周倩也情不自禁的来了一段“我依然爱着你”,委婉动情实在感人。谁又能想到,37年前第一次去海丰,在船上哭得稀里哗啦的就是她啊!真是爱恨难辨,人世间情为何物。

其实车厢里不乏能人多多,你看那个唱青藏高原的漂亮女士王某某,绝对可以到达人秀去媲美,还有那两个演技高超的俊男(毛毛)倩女(俞建伟),演了一段瞎子乞丐拖女讨饭,“谢谢哝,抄麦粉有伐,谢谢哝,卷子面有伐!”白眼珠子一翻一翻,逗得整个车厢哄堂大笑。还有那个说谁像谁的韩兄:“当年在农场时,你们说我像日本的首相田中角荣,都昵称我叫田中,把我的正式名字都忘了,不久田中就下台了。前几年有人说我像陈良宇,结果老陈倒台了,后来有人说我像俞书记……不好了,闯祸了,听说‘克格勃’来调查我了,吓得我谁也不敢像了,我还想做几天人贩子(人事科)科长呢。”

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功夫大巴就疯疯癫癫地闯入了大丰境内,大伙儿都站了起来,看着窗外,一个美丽而又环保的现代化城市展现在眼前,以前的汽车站、臭河浜、人民路都没了;拖拉机、牛板车没了,载人的“奥轮叉”也变成了的士。大伙有点失落,车厢里一片肃静,静得让人喘不过气来,是啊!什么也看不到,我们又来干嘛呢?然而这就是现实,三十多年了,你让大丰的老百姓坐着板车,守着臭河浜等着你们来穿越时空,看她那破样?当地的老百姓也不答应啊,东坝头的农民就更不愿意啦。好在看点还是蛮多的,还能找到点东西——西大河、南大河总还没跑掉吧,听说现在正在加宽疏浚呢。东大河和我们自己挖的中心河还依稀可见,还有只在那个盐碱地里生长的蒿子草,最改变不了的是那里的风沙,那里的水和那里的味。海丰的风总会带着沙一起刮,刮在脸上有点疼,还带点海腥味;水就更有特色了,即咸又有泥土气,早上空腹喝点还好,消炎洗肠有利健康,多喝就得腹痛拉肚,雨天还好,要是连着几天大太阳,这水还有涩味;最有回味的还是那草香,在草荡里,早上起来就能闻到一股浓浓的嫩草味,闻了不过瘾,拔一根放嘴里嚼嚼也蛮带劲的,据说维生素含量蛮高的。

有人指着车下一位慈祥的老人说:他就是朱局——看天意,一个为我们“插兄”能不顾性命工作的性情中人,噢,是我们“传销”的老大。咦,这不正是要找的看点吗?

裕华镇到了,车厢里又是一阵骚乱,要知道大伙对裕华比大丰更亲切,羊肉馆、照相馆、澡堂、烟杂店……都留下过知青那恩恩怨怨的痕迹,不可否认我们的光顾给当时的发展经济搞活内需起到了决定性作用,然而我却坐在位置上没动,只是默默地看着窗外,看着那条并不起眼却流了百年的小河,它记载了一段羊肉馆吃羊肉往事……

75年的夏天,工资刚发好,扣掉53斤饭票(七八块钱)、二块多钱菜票,只剩八块钱了,再收掉电费水费电影费三毛,买点香烟、肥皂(后来被省掉了)、草纸(也被废纸或树叶替代了),最多能活络的私房钱只有两块多了,怎么花呢?听说裕华镇羊肉不错,吃过的人都说有味!我和小潘(志伟)一商量就敲定了,星期天一早就出发了,路虽不远却动用了多种交通工具,除了步行还要坐船(摆渡)再转乘拖拉机或牛板车,除了乘船要收二分钱外,其余都是免费的,当然不花钱得花功夫,有时还得碰运气。这天我们在东坝头的那座老桥边上等拖拉机,这“坐”拖拉机也要有窍门,对,此“坐”非彼“坐”,而是要等车转弯上桥时(因为这时的车速最慢)立马拉住车斗紧跑几步顺势往上一跳,随即和司机花言巧语地套近乎,让对方有一种生米煮成熟饭的感觉。偶尔也有不为所动的司机,没办法也可以耍点流氓吓唬吓唬,但效果不大,大都是被打着赶下车的。我们这次还算顺利,第二次就成功了,没多会儿裕华就到了,但在整条街上就是看不到羊肉馆的牌子,听镇上老乡说的“这块、辣块”还是没找到,最后按照小潘的方法闻着味找到了,这个羊肉馆味可真大,不夸大的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猪圈,初来乍到的绝对不会进去,除非上厕所误入歧途——破房子外搭了个棚,下面一口脏锅扣在一个破灶台上,门口就是杀羊的屠宰场,羊毛羊皮还有羊屎一地都是,几只野狗在咬拽着一根带着羊粪的肠子。看着此景此情,我犹豫了,还是小潘像个男子汉,硬把我拽进去,羊心狗肺地点了几个菜,羊肠就免了,几口白酒下肚,感觉好起来了,羊肉也越吃越好吃,越吃越有味,现在我才明白,什么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了,这同流合污还真有褒的意思啊!这味可真味啊!

滴滴,喇叭叫醒了我,东坝头到了,车在老桥边上停下了。大伙正要下车,突然有人冒出一句:“慢,先考虑一下自己有没有孽债。”大伙都愣了一下,还是“勇敢”地去追寻自己的青春了。


转载:回乡路上的回忆(海丰林业大队海民说故事) - 五卯酉 - 下明六队新家园 
转载:回乡路上的回忆(海丰林业大队海民说故事) - 五卯酉 - 下明六队新家园 
转载:回乡路上的回忆(海丰林业大队海民说故事) - 五卯酉 - 下明六队新家园

转载:回乡路上的回忆(海丰林业大队海民说故事) - 五卯酉 - 下明六队新家园 
转载:回乡路上的回忆(海丰林业大队海民说故事) - 五卯酉 - 下明六队新家园

 海丰林业大队海民说故事


海丰林业大队建队40周年庆典播放的老照片(2014年2月23日) - 海丰元华一队 - 上海市海丰农场元华一大队 知青联谊会
 
海丰林业大队建队40周年庆典播放的老照片(2014年2月23日) - 海丰元华一队 - 上海市海丰农场元华一大队 知青联谊会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