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市海丰农场元华一大队 知青联谊会

昔日海丰绣球相识 今日陈酒愈酿愈醇

 
 
 

日志

 
 

合伙吃饭 一风  

2014-07-28 15:21: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4年春天,当73届知青分配到一大队后,连队当年的总人数膨胀到五百多人,林业队因宿舍尚未建成,故暂时先安排在一大队过渡,那年林业队被安排在连队最南面的两排宿舍。因为人多,所以每天的就餐就是个棘手的问题,食堂共有四个供应窗口,每个窗口前总是排着长长的队伍。到了最后一拨去买饭的,荤菜基本上享受不到了,所以对饥肠辘辘的队友来说,吃饭抢前是非常必要的。

      那时队友多数吃饭一般是这样的模式,没有谈对象的,是哥俩、姐俩或者三四个志趣相投的队友合在一起吃饭的,这个小团体有明确地分工,有负责买饭的、有负责洗碗的、有集中管理饭菜票的。这种合在一起吃饭的,一是为了互相帮助,节约时间,二是明确彼此的良好友谊。如果因客观原因退出,或是谁谈了对象,就会退出原来的小团体。这种合伙吃饭的模式,在连队具有普遍性。

       队友饭菜票并在一起吃,开始都是关系很铁的朋友,以同寝室的队友居多。因为是一个经济共同体,所以互相之间称兄道弟,假如有谁被外人欺负了,其余哥们会撸袖上前讨个说法。那时候,比较老实的男生如果同队里“撑市面”的老大吃在一起,立马鸡犬升天,因为“打狗得看主人嘛”,平时说起话来中气那个足,胸脯那个挺就甭说了。不过话得说过来,吃在一起,这资金的投入可不一定是五五开哟,老实头要叫点保护费吗,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就是这个理。连队中也有长期合在一起吃饭的,而且没听说过有啥矛盾,这种稳固的兄弟关系,队友们都特别尊重。那时队友遇到工作调动、参军、输送、顶替、谈对象等因素而散伙的,是一种最客观的情况。

       据我观察,并在一起吃饭多数时间不长,人越多散得越快,因为第一年的薪水是18元,以后加薪也多不了几元,资金的捉襟见肘不可避免。人多了,怎么能做到公平呢?散伙的有时还伴随着内部新闻,谁吝啬、谁懒惰、谁门槛精等,作为吃亏的一方,有时会在一定的场合提及。队友之间的矛盾,因并在一起吃饭后不开心散伙引起的,是比较普遍的状况,个别因散伙反目成仇的也有。

       男女并在一起吃饭,是一种恋情关系巩固的标志,这种生活方式就是一种无言的广告,我们好上了,请有想法的队友理让。谈恋爱的早期,互相的关系没定,肯定不会贸然并在一起吃饭,特别是女生会比较矜持,并在一起就是告诉公众,我们谈朋友啊,所以得慎重。女生要谈了一个阶段,经过严格考察通过后,才会同意并在一起的。没宣布谈朋友前,俩人一般都有一些异性朋友,假如明确后,异性朋友就明显减少,立马降温,保持距离,一方显得对对象忠诚,一方则觉得在名花有主的人身上不必浪费时间。爱情宣言公布后,俩人世界的生活迅速增多,逐渐疏远大众的生活成了消磨时光的主旋律。

       我曾经有两次让队友代买饭的经历,其实那不能算是并在一起吃饭的模式,但也接近那个范畴。第一次是到棉花队不久,在队长王家琪的办公室,同寝室三人均有老知青汤婆子买饭,每人按实支付饭菜票。作为工作组成员的我,开始去互相不熟,过了一周彼此热乎了,汤婆子主动提出“我帮侬买饭好伐?”,再好没有,我马上答应,那段日子我能够吃到荤菜的频率真高,因为我独自吃饭,都是等食堂曲终人散后才去,吃“落脚菜”是我的常态。合作的时间约有半年,后来王家琪、汤婆子次年春节前上调了,我们就散伙了。

      第二次是在第二年春天,队友王阿根同我走得很近,有一天他试探性地问我“我看侬老是吃剩菜,以后我帮侬一到买哪能?”“可以、可以,不过饭菜票每次要按实结账”。阿根买好饭都先来到我住的302室,来了几次都遇到同寝室的程彪,程彪同我原来的生活状态是一样的,也是食堂供应的尾声才姗姗而去,紧俏的菜肴早已销售殆尽。我于是向程彪建议,由阿根代买饭,程彪挺高兴的答应了,阿根买饭真卖力,那阶段是我在连队期间伙食最好的,人都胖了一圈。时光过了半年吧,阿根同队里的张红英谈朋友,那天阿根把我约到外面,吞吞吐吐向我打招呼,说同张红英好上,并约好一起吃饭,“请侬原谅,侬跟程彪勿要怪我,”原来如此。我开玩笑地说“侬个是重色轻友啊”,说归说,我对阿根挺理解的,以后我同程彪又回归到原始的状态,过惯了优越的生活,一下子打回原形那个苦真是一言难尽。

       今年春天,我们连队聚会,王阿根第一次亮相,是队友徐伟冰做了大量工作才将他约来的。看到阿根我眼圈一红,老了老了,眼前的阿根是一个标准的老人了,满脸的皱纹、突出的颧骨、羸弱的身躯、蹒跚的步履。在我和阿根热烈交谈时,程彪疾步走来,同阿根打招呼,三人没说几句话,就谈到当年阿根当年为我俩代劳买饭事宜,阿根谦逊地摆着手,“应该的、应该的,那两个人都是连队的主要领导啊”。阿根同红英已经各奔前程了,女儿婚后生活还行,外孙女已经六岁,活泼可爱,阿根现在独自生活,他乐呵呵地说“我从小就是孤儿,又插过队、去过农场,现在我一个人什么都不缺,有一份退休工资还怕啥?”阿根,始终是个豁达的人。

       在农场合并吃饭的事情,过去那么多年了,现在回想起来好温馨呀。我发现,过去农场艰苦的、平庸的、琐碎的事情,夜深人静在床上辗转难以入眠时,呈现在脑海里都是一些有趣的事,有时一些事随着时光的流逝记忆模糊了,而通过数次的追忆、梳理,能将记忆的碎片拼接在一起时,我的心情就会豁然开朗。年轻人有他们的生活方式,我们准老人也有自己开心的事,过去的历史也许是一种痛苦,但同时也是一笔财富。

                           

                                                                                                                  作者:一   风

                                                                                                                2014年7月28日

  评论这张
 
阅读(40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