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市海丰农场元华一大队 知青联谊会

昔日海丰绣球相识 今日陈酒愈酿愈醇

 
 
 

日志

 
 

寻邻居(续)——郜姐 (海民说故事20)  

2014-04-27 21:16: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幻的云彩终于寻到了,原来梦与现实只是眨个眼。从电话的那头传来了一个沉稳浓厚的声音,经过几度辨认,此声确是郜姐原来的衍生版。很难想象她曾经是位电话总机的接线员,四十年的蹉跎,我们的声音都被盐碱化了。说到邻居,郜姐和我一样很兴奋,但比我理智,她委婉地说:“晚上,开心之余还是没把你给琢磨出来”。于是我心不甘情不愿的又搜肠刮肚地找那残缺的记忆……从儿时跳橡皮筋的同学和武宁中学的同桌,谈道大城公房的好友、还有里弄干部彭阿姨(毛呀仔他妈),再从她兄的不幸说到现在的拆迁……一直聊到海丰。似乎互动默契有加,已是水到渠成之时,但是,郜姐的一句实在话:“你是照片中的那位高的?还是矮的?”又把我打回了原形,看来,单相思已是板上钉钉了,黑匣子啊,你在哪儿啊!……算了,让哥德巴赫去猜想吧。

然而,听得出郜姐对农场的那份感情是相当的真诚、纯朴、实在,这在当今“穷”得只剩钱的社会里,尤为可贵,应该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吧。其实认不认“邻”已不重要,从她能小心翼翼地保存一首当年广播站的“吃饭”音乐,就足以说明东东,在她跟我诉说聚会那天,队员们对她放的那首音乐“没隔着”(苏北拉话没感觉的意思)时的那份失落感就更能显现她的那份情了。也真是啊,怎么会“没隔着”呢?可细细一想也对啊!在酒足饭饱的喜庆日子,怎么会有肚空闻米香的味道。就像坐地铁一样,上班听“回家”(音乐名)和下班听“回家”完全不一样,特别是她那句:唻咪烧—唻咪烧—少啦米多来(宁波话的意思是,拿米烧,拿米烧,少啦!米拿来),下班时就会感觉到:在家的老婆正在忙碌着烧饭,似乎已闻到了饭香,真是天伦之乐啊!奥,对了,不妨把郜姐的那首什么的也放在博客上晒一晒。我回忆不出那是一段什么音乐,但让我想起在农场干活时,常常会听到一种鸟叫,尤其是在炎热的夏天,当你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口干舌燥的在劳动时,它会幸灾乐祸地用当地的鸟语唱着:“八(不)得过,八(不)得过,”这正是:失眠又遇呼噜声——有什么办法呢,不得过也得过啊! 

东拉西扯,杂乱无章的闲聊了一箩筐,可有一点应该清楚,那就是:历史不是黑匣子,遗产不一定是财产,我们的生活会更精彩。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