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市海丰农场元华一大队 知青联谊会

昔日海丰绣球相识 今日陈酒愈酿愈醇

 
 
 

日志

 
 

从江苏大丰知青纪念馆的遗憾谈起(2009-04-14 15:07:17)  

2013-02-19 19:18:08|  分类: 农场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江苏大丰知青纪念馆的遗憾谈起(2009-04-14 15:07:17) - 海丰农场元华一大队 - 上海市海丰农场元华一大队 知青联谊会

从江苏大丰知青纪念馆的遗憾谈起(2009-04-14 15:07:17)

“知青”:一个民族的记忆与伤痛

——从知青纪念馆的遗憾谈起

早就听朋友说,在江苏大丰县境内即原上海市海丰农场所在地,建立起一座知青纪念馆。近日机缘凑巧,正好得以光顾参观。

阳春三月,正是苏北农村最为色彩斑驳、鲜花烂熳的季节。小车在田野上的快速穿行,小河流水、春风杨柳、粉白桃花……各种不同的风景时常从眼前一晃而过,然而有两种颜色却始终不离视线,那就是嫩绿与金黄。眼下正是麦苗拔节和油菜开花时分,因而嫩绿与金黄几乎构成整个苏北大平原的底色;在此之上、蓝天白云之下,再点缀上五颜六色、各具姿态的树木花草、农舍村庄等。怎能不令人忘却尘世的烦恼与不快,完全陶醉于大自然的美丽与神采?

然而,这种好心情很快被坏了——

到达知青纪念馆,首先是“文革”期间“三忠于四无限”一类的“革命歌曲”传入耳内,眼睛所见,则是当时到处可见的宣传画、大标语……真是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年代”。如今时常有些人在怀念“那个年代”,但同作为“过来人”,超越个人及家庭因此而遭受的各种悲剧,本人也始终认为那真正是一个黑白混淆、人妖颠倒的年代!

馆内展品大多是当年非常熟悉的东西:如炊具、农具、学习与生活用品等;同时搭配介绍一些当年知青们过去以及现在的生活、工作状况等。根据介绍,当时农场知青们的生活自然是艰苦的、特别是还要面对异常繁重的田间劳作。这些对于从大上海来的姑娘、小伙子们来说,无疑是一种“惩罚”与从未面对过的挑战。但是,客观地说一句:能够来到大丰农场,或许在当时“知青”群体中还是一种难以企求的“福份”!因为与那些三个一群、五个一伙以“插队”方式“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比较,他们仍然生活在“上海人”的“圈子”中,并且还享受着“旱涝保收”的工资待遇(自每月18元开始)以及和城市职工一样的口粮供应。而与北大荒、新疆等地“建设兵团”的知青们比较,他们又离上海最近, 人文环境、气象环境等方面的差别并不很大,因而适应起来也比较容易一些……

然而即便如此,难道在他们中间就没有一些悲剧性的事情发生吗?就没有如《今夜有暴风雪》中所描写的那许多场景出现过吗?同时,在以文化素质高、思想敏锐的上海知青中(特别是以如此大规模群居的方式长期集合在一起),难道就没有人产生过对“那个年代”的政治以及路线等等的质疑甚至抵制吗?

但整个展览,在这些方面甚至连一点蛛丝马迹都难以寻觅。

这里面存在两种可能:一是当时农场的上海知青们生活得太自在、太舒服了,因而才会存在许多的莺歌燕舞、男欢女爱场面(如展览所示);或者就是展览者有意识地掩盖了这些方面的内容。无论按照一般经验常识还是逻辑推导,应该是后一种可能性更大些。

然而,为什么需要这么做呢?现在重新审视这段历史,“史无前例”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难道不是一场悲剧吗?因此所造成破坏性影响或灾难的,不仅是千千万万的当事者,更重要的是整个民族:对整个民族在文化上、经济上的重大损害,以及对中国整个现代化进程的严重伤害。

——马克思认为,在近现代历史进程中,农民在思想文化属于最为落后、保守的部分。19世纪中叶,俄罗斯的知识分子发起“到民间去”运动,是为了宣传鼓动农民;20世纪初直到50年代,无论中国的中间派知识分子还是毛泽东,都认为在中国“严重的问题在于教育农民”。然而,在20世纪后期却让“知识”青年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借用“文革”的语言:这岂不是在开历史的倒车?!

——世界的现代化进程的普遍规律之一,是农村人口大规模向城市转移,而中国却偏偏相反:是城市向农村转移,由此不但大大延缓而且是产生了一场影响深远的“反现代化”倾向……

另外不知怎的,每当回忆起发生在20世纪后期中国大地上波及范围广大、影响极其深远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就会联想起近10个世纪前罗马帝国时代的“十字军东征”。我知道这二者绝不是一回事,这么比方多少也有点不伦不类,但大脑的“意识流”总是推动我作如此联想……

在参观展览过程中,另一个较为深刻印象,是对“知青”中“杰出”人物的“树碑立传”做法。在这些知青中,有那么几个正处于“当红”时期,例如现任中央政治局委员的李源潮。在所有知青中,他的级别最高,因而在整个展览中,其形象也最为突出:专题图片、录像介绍以及解说员的反复强调……以致让本人在参观时产生一种错觉或怀疑:办这么个展览,是否是出于“李大人”的授意;或者是下面揣测“圣意”、投其所好?

在对这场知青运动的回顾或反思中,有一个既非常流行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被认可的提法:“青春无悔”!本人常以为这个提法颇有点滑稽与荒谬……保守一点说,如果这“无悔”,那么任何坐牢、杀头等也都可以“无悔”了;如果是“无悔”,那么,“蹉跎岁月”之叹又从何谈起?

同时更为重要的,能以现在极少数“成功人士”由此所受的锻炼等,来解释最大多数由此所遭受家庭以及整个人生伤痛甚至悲剧终身的事实?(例如在大丰农场前后8万多知青中,从中收益的“成功者”究竟几何?)

更何况,在我们的整个知青运动中,还有一个重要的群体却始终被忽略甚至被“屏蔽”了:那就是数量更为庞大的“回乡知青”!

当代知青运动的最初起源,其实是“回乡”,如代表人物邢燕子、董加耕等。70年代初,受到被伟大领袖请客吃饭“恩遇”的三个知青中,除了侯隽外,就是邢燕子和董加耕。然而,几乎所有的回忆文章、反思材料中,他们被严重忽视了;而在以后作为遗留问题的处理中,他们则完全被忽略不计了……在我所看到过的文献中,只有上海的朱学勤先生曾经在一篇文章中提到过一两句;此外再也不见任何踪影。然而,难道他们就不是“知青”?他们就属于受害者?甚至他们当中许多人为此而付出的代价更大(例如我们中学时代的许多同学,又如路遥小说《人生》中的高加林)……有谁来为他们讲话?又有谁来为他们诉说不公?

——这就是当代中国!

参观展览出来,继续车行平原大地,烂漫春色重新扑面而来。打开车窗,努力呼吸着三月泥土的芬芳,深深感受着春天的美好……偶而掉头看去,由几座平房组成的纪念馆很快退出了视线之外,小车向着夕阳灿烂的方向疾驶而去……

 

                             2009-4-11,于江苏大丰

作者:五竹斋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eb05040100d6fq.html
  评论这张
 
阅读(48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