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市海丰农场元华一大队 知青联谊会

昔日海丰绣球相识 今日陈酒愈酿愈醇

 
 
 

日志

 
 

刘雪庵的悲剧  

2013-12-08 08:31:39|  分类: 情感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雪庵的悲剧 - 海丰农场元华一大队 - 上海市海丰农场元华一大队 知青联谊会      

世界音乐史上一首独一无二的禁歌。

万没想到,大会上竟还有人出来清算……

        1934年秋天,上海国立音专学生开联欢会,初级班学生请毕业班同学每人为他们写一首曲子,现场演奏,其中刘雪庵一首探戈舞曲,优美动听,很受欢迎,很快成了上海歌舞厅里最热门的伴舞曲。
  
  1936年2月,上海艺华影业公司拍摄故事片《三星伴月》,导演方沛霖请刘雪庵作一首插曲,刘雪庵就将那首探戈舞曲交给他。方沛霖送编剧黄嘉谟填词,黄嘉谟妙笔生辉,填出了“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这首著名的《何日君再来》。
  
  好词妙曲,由“金嗓子”周璇主唱,一时轰动上海。当年夏天,上海百代公司的法国经济人戴高乐·德果,瞄上了这首歌的市场效应,与刘雪庵签订合同,将它灌成唱片发行,很快唱出了上海。第二年抗战全面爆发,刘雪庵将灌唱片所赚的钱全用于抗战宣传——这是后话。
  
  1939年,蔡楚生编导的香港抗战电影《孤岛天堂》将《何日君再来》选为插曲,由黎莉莉演唱,该歌又红遍香港。1940年,日本歌手川岛淑子(李香兰)在满洲国唱红又灌唱片。1952年,川岛回日本后,又到处演唱,风靡日本。不久,邓丽君又在台湾把它唱红。这首歌可以说唱到哪红到哪。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该歌流行伊始,就被人穿凿附会,赋予政治内涵:因川岛唱过,有人说是汉奸歌曲。日本军方一度认为其内容是盼望国军,是抗日歌曲,1945年初又把歌词篡改成《贺“日军”再来》,气得蒋介石下令禁唱。后来台湾又有人觉得是盼日治时代重临,是卖国歌曲。1949年后,又认为它是黄色歌曲。以致在不同时间、不同地方,被以不同方式禁了又禁,成为世界音乐史上一首独一无二的禁歌。
  
  而刘雪庵则因这首歌,倒了大霉。
  
  刘雪庵1905年出生于四川铜梁。1929年成都美专毕业后,到上海考取陈望道创办的中华艺术大学,受教于欧阳予倩、洪深等文艺名流。次年考入上海国立音专,师肖友梅、黄自学作曲;从俄籍教师吕维钿夫人学钢琴;从朱英学琵琶;从吴伯超学指挥;从龙榆生学中国韵文及诗词。人称“学贯中西,习通古今”。
  
  1937年开始,刘雪庵积极投身抗日救亡运动,加入上海文艺界救国联合会,与黄自、廖辅叔、李维宁等人成立“中国作曲者协会”,协会地址就设在刘雪庵家中,一切经费由刘雪庵负责。不久又与冼星海、夏之秋等人组织“全国歌咏协会”,由刘雪庵出资出版音乐期刊《战歌》。
  
  《战歌》共出版十八期,是当时全国仅有的一份影响广泛的抗日音乐刊物。张寒晖的《松花江上》,贺绿汀的《游击队歌》,夏之秋的《歌八百壮士》,江定仙的《焦土抗战》和他自己的《长城谣》等著名抗日歌曲,都是通过这个刊物传遍全国的。
  
  抗战期间,刘雪庵还创作了《满江红》、《募寒衣》、《保卫大上海》等近百首抗战歌曲,创作了一些钢琴曲和不少电影主题歌和插曲。如郭沫若的抗日历史剧《屈原》的全部配乐和插曲,也都是他谱写的。其中一阕“橘颂”,笔者记得上世纪80年代又曾风靡一时。
  
  另外,从1940年开始,刘雪庵先后在中央训练团音乐干部训练班、国立音乐学院、华东师范大学、北京艺术师范学院、中央音乐学院等院校任教。主编过几家权威音乐杂志,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音乐人才。他还翻译了法国著名歌剧《卡门》;又据古曲《平沙落雁》创作了钢琴曲《飞雁》,在音乐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淮海战役后,国民党败局已定。刘雪庵在地下党领导下,在社教学院成立了“五人院务委员会”,成功制止了国民党要把学院迁往台湾的企图,并把学校仅有的七根金条埋藏起来,解放后,交给军管会。
  
  可以说, 对于祖国的音乐事业和社会主义革命事业,刘雪庵居功至伟。
  
  然历史跟他开了个大玩笑。
  
  解放后,在内地被禁唱了几十年的《何日君再来》的阴影,始终笼罩着他,刘雪庵及其作品备受冷遇。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连许多家乡人也不知道铜梁曾孕育了一位伟大的音乐家。
  
  1957年,刘雪庵被打成右派,由一级教授降至六级,调到图书馆当资料员。
  
  文革爆发后,音乐界是红卫兵冲击的重灾区,另因《何日君再来》再次被定性为反动歌曲、黄色歌曲、汉奸歌曲,刘雪庵更是首当其冲。
  
  在一次批斗会上,红卫兵疯狂暴打刘雪庵,他的夫人乔景云奋不顾身冲上去保护,结果也被造反派打得皮开肉绽,后因伤势过重而死。刘雪庵则被押送到天津军垦农场劳动改造。
  
  1979年3月,刘雪庵得到“改正”。同年10月,出席第四届全国文代会。几乎所有“右派”文人都在这次会议上扬眉吐气。万没想到,大会上竟还有人出来清算《何日君再来》这首“汉奸歌曲”,气得刘雪庵当场眼底出血,视网膜脱离,从此双目失明,卧床不起。
  
  1979年底,上海音乐学院教授倪瑞霖和苏州市文化局局长谢孝思专程到北京看望他,两人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位可怜的老人就是当年曾与冼星海一起指挥《黄河大合唱》而享誉天下的音乐大师:“他坐在特制的椅子上,椅子挖个洞下面放马桶,椅子两个扶手中间用一根木棍挡着以防摔倒,扶手上挂着几个馒头……”贺绿汀获悉后,曾于1980年8月20日《北京晚报》发表《应该还他本来面目——从〈何日君再来〉谈刘雪庵》,为他鼓与呼。但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中,对改善刘雪庵的境遇,并没起多大作用。
  
  1985 年1月,孩子们送刘雪庵去住院治疗。那是个很讲究级别,又略开点后门的时代,刘雪庵无权无势无钱,眼看着比他晚来的病友一个个住进了病房,他在观察室里呆了一个多月总住不进。待到2月中旬好不容易住进病房,褥疮已使他感染上绿霉杆菌,病情迅速恶化,于3月15日不幸逝世。弥留之际,留遗嘱将遗体捐献给国家——真可谓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
  
  1999年,著名音乐家田青编著出版《老歌》,共选收经典歌曲100首,时间跨度从1904年李叔同的《祖国歌》到谷建芬《年青的朋友来相会》。其中就有《何日君再来》,田青还为之赋诗一首《致刘雪庵》:
  
  曹操说“何以解忧,惟有杜康”,没人怪他栖惶。
  
  东坡说“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没人骂他颓唐。
  
  可为什么你唱了一句“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便被赶下歌堂?
  
  荒唐,荒唐。笑罢更觉悲凉!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