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市海丰农场元华一大队 知青联谊会

昔日海丰绣球相识 今日陈酒愈酿愈醇

 
 
 

日志

 
 

乒乓男二号 五哥  

2012-10-04 13:45:08|  分类: 军体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乒乓男二号   五哥 - 海丰农场元华一大队 - 上海市海丰农场元华一大队 知青联谊会

“好球!好球!”一大队的食堂里,不断爆发出呐喊声,人们的叫喊声、鼓掌声不绝于耳。原来这里正在进行着元华一队和三队的乒乓友谊赛。代表一队出战的是男二号主力张国平,这是综合实力仅次于男一号的王希平,这双平联袂上演的比赛可谓是好戏连台、精彩纷呈。

73届的国平,刚进农场那会,同我原来的乒乓球技在伯仲之间,可不是有那句老话叫做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吗?国平好胜心挺强的,哪天我小胜他,他会苦练几日,非得把这脸面给找回来不行。我的爱好太多,一会乒乓、一会排球篮球、还喜欢围棋唱歌什么的,另外会议又多,时间真是不够用呀,所以三个月过去,我就很难赢他了。

农场里只有在农闲的季节能够打球,第一年在场部的安排下,元华地区搞了次乒乓友谊赛,男女都是五对抗,根据我们组队内部比赛的名次,前三名为主力,分别是王希平、王龙庆、张国平、我和王伟麟水平差点,属于软档。换句话说,软档虽不风光,但输球也责任不大,因为输是正常的,赢球是外快嘛。

当时的王龙庆是二号主力,称国平为二号是在龙庆调到上海以后的事情。国平的发球一般以侧下旋为多,抢攻意识很强,抽球势大力沉,且角度又刁,故在对抗赛中胜率极高。五战三胜的比赛,只要主力赢了,没有胜负的悬念,其他比赛也就是走过场找乐子玩呗。

彼此相处的时间久了,就成好朋友了,不仅在一起切磋球技,也漫谈其他工作生活上的琐事。开始他在新水稻队,次年在第三生产队。在记忆中,他是生产队的放水员,开锹的水平不赖。他的哥哥张伯林是同74届一起分配到一大队的,起先我并不知晓这事,还是其他队友告诉我的,后来我将信将疑,因为哥俩不怎么相像的,性格也差别明显。队友还告诉我,他在本小队有女朋友了,这当然,论长相、论身材国平都呱呱叫的,这点我坚信不疑。

第二年,裕华镇来了个做生意的小伙,除推销运动衫外,这打乒乓也是好手。国平带着小跑气息喘喘来302敲门,说是有人来了,谁呀?我正在同老仇下着围棋,两条黑白大龙杀得难分难解,我不耐烦的反问。国平拽着我的手就使劲拉着走,一边走一边解释着。等到了食堂一看,王希平正同客人交战正酣,看来俩人棋逢对手。王见我来了,让我挥拍迎战,几个回合下来,我自知已落下风,正常地评估他的水平同国平是“平搓搓”。话题一转,他向我们推销球衫,还负责免费印字,没等我接口,双平就答应男队员每人购一件,当然这是自掏腰包,当时可没有厂商赞助啊。球衫前面印字是元华一队,我的号码是2号。还别说,这穿上统一球衣神抖抖的感觉真好,连打球时都会增加几分自信,对方吃不准我们什么路子,还以为我们是专业运动员呢。

来到农场的第四年秋天,我同倪菊妹(阿七头)走得蛮近的,她同国平同是宜昌中学的校友,另外还是门对门的邻居。我们当年也不算是谈对象吧,既没有送定情之物、也没山盟海誓,就是互相走动联系的多些。那年国庆长假,我和她相约来沪,某日我来到她家,站在阳台上向四下打探,咋对面是张国平呢?这让我吃惊不小,连忙问阿七头解惑。“老邻居呀,这又什么大惊小怪的”,一阵数落让我拎清了,世界真小。以后我就不敢去了,不然这么私密的事情让国平知道那还得了。

从上海度假回到农场不久,73届的年终输送工作就着手进行,头年的名额只有4%,全大队只能走7人。经过反复平衡,除后勤队输送2人外,其他队只能走1人,第三生产队最终输送的是虞长梅,她的岁数要比同届的队友年长5岁,还是当年的先进生产者。为了这茬事,在全队大会上,我当众表扬国平弟兄俩的高风亮节,并庄重承诺明年一定输送。国平虽未出面同我理论,可这件事不知是谁反映到了场部,组织科派员来了解此事,我同他们作了友好沟通,并向上级争取输送的名额未果。

后来因工作调动我去其他连队了,同国平就基本上失去了联络。从内心上说我多少有些愧疚,客观上两队地域上分隔,后导致了几年都断了音信。

我顶替父亲回沪工作后的第三年,都回忆不起是怎样的就联系到了国平。在电话的那头,我听出昔日熟悉的又略带陌生的声音,没等我开口道歉,他就乐呵呵地说,过去的事情留下的都是美好的回忆,你当时是领导有你的难处啊。我一下语塞,眼睛顿时就湿润了,多好的队友,理解万岁哟。

没几日,在我俩的撮合下,两个单位搞了次乒乓友谊赛,国平匀称矫健的身影活跃在球场上,两双男人有力的大手又紧紧握在了一起。不用说,这次比赛我方全军覆没。但我内心很高兴,乒乓输赢无所谓的,我厂里的同事听说我同国平原在海丰农场同一个大队,都非常羡慕,事后还缠着我,让我叙述农场里的所见所闻呢。

前几年,我在回农场一大队省亲的大巴车上,又同国平邂逅。这么多年过去了,岁月的磨砺并未在他的脸上留下明显的印迹,宽阔的肩膀,修长的身躯,一位典型的肌肉男神采奕奕呈现在我的眼前。在农场招待所的乒乓房里,我们又缠斗在一起,银色的小球在空中飞来飞去,美丽的弧线串联着我们两颗年轻的心。

国平,我想念你时时刻刻。我想对你说得是:天晴,星月会寄托我的问候,天阴,风声会送达我的心愿,天雨,甘霖会飘洒我的祝福——

 

                   五哥

                                      2012-10-4

  评论这张
 
阅读(44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