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市海丰农场元华一大队 知青联谊会

昔日海丰绣球相识 今日陈酒愈酿愈醇

 
 
 

日志

 
 

天苍苍 野茫茫  

2012-11-06 14:50:25|  分类: 农场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苍苍,野茫茫 (2012-11-05 21:46:43)

前两天托人从农场给我捎来螃蟹,膏厚肓肥正当时,请来一些30年前的卫校要好同学暖酒啖蟹,聊到早几年前我带他们回到我的故乡,作“苍凉游”。

  

那年的这个时候,已在美国定居十多年的同学回国探亲,秋风萧瑟,这季节似乎哪也不是适合出游的地方,学长问我有什么可去的地方?一时的意气用事,我说那就到“阿拉农场”去兜一圈吧!没想到大家都说好,“老是听你说起你的农场,老是说你自己是个巴子,那就让我们去见识见识吧!”

 

 

在上海农场我也没有多少人脉资源了,我弱弱地请同学韩卫星帮忙,他顶我一口答应,而且直接赶到大中集来“接团”。他是一个做事极其认真仔细的人,在电话里就问我打算如何接待我的“上海同学”,我说只求实在,“游正宗的上海农场、吃地道的苏北菜”。他是我们同学在农场呆得最久的“上海人”,在我们的记忆里,同学少年时他无论说话还是衣着,当年都是最有“上海人派头”的。看来我请他帮忙全程接待他的“同乡人”,是再恰当不过的了。因为也许只有他不偏不倚的城乡“两地情”,能够明白我的接待意图,让我的“上海同学”真正走进和了解我曾经的生活,弄清楚上海人想当然的“苏北大丰农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中午我们赶到大丰与卫星碰头,他特地请来当地的朋友,领我们去大中集最有苏北特色的饭馆吃饭,满桌都是由当地食材做的大碗大碗的“汤菜”,既新鲜又美味,从小习惯了小碗小碟精致的“上海同学”瞬间就直观地明白了什么叫苏北大平原的粗犷与豪迈。

  

 

饭后卫星带我们径直去到海边的“麋鹿园”,他知道“上海同学”从小到大西郊公园哪个不是去过无数次,还有什么珍稀动物没见过?我也是随着他的引导第一次去到那里,在那里我突然感觉到,眼前的一切竟是如此久违的熟悉,这便是我们儿时眼睛里看出去,上海农场原野大地苍茫浩荡的模样!

  

 

秋已深,麋鹿园满目枯黄,园内的游览车载着我们在茂密的树林里穿行,恣肆的树枝横在小道,残存的几片树叶在枝头翻飘,那是最后的一抹绿色与生机,他对我的同学说:“我们小时候也经常钻进这样的树林里采蘑菇、摘木耳。”游览车钻出树林,太阳已经偏西,寒风再起,我们裹紧衣服,吱吱嘎嘎走过风霜不化的木板桥,一架孤独的风车置于四周的几亩方塘,一鸣惊鸿腾空而起,撩起一串寒水,剪碎几多斜阳。远方的枯茅在瑟瑟的风中摇曳,更添一份凄楚与悲壮。我们的脚印踏上一片又一片寸草不生的盐碱滩,卫星转过身来告诉我的同学:“我们小时候到处都有这样蒙着一层白霜的盐碱地。”

  

 

夕阳西下,辽阔的视野可以极目远眺,被秋苇伸向天空的芦花擦得清亮的天际无遮无挡,血色的落日浮在紫色起伏的云海上,漫天晚霞如火如荼,也焦黄了映在天幕上的一切景物。我的城市同学只在书中读到过“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诗句,当真正置身于如此壮丽而又苍凉的境地时,凝重的表情被镀上了一层金黄,象宁静里瞬间的雕像!他们转而又活泛起来,对着暮色苍茫不停地拍照,一边拍照一边对“当地的”卫星说,我们以为美好的诗句都是诗人想象出来的,想不到这边风景竟然比诗句还美!唉,他们又忘记了我和卫星都是“当地的”,我不得不跳出来捍卫几句:“我也是在这里长大的,每天早晨一出门就能看见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傍晚都能看着这样的落日下山。”——虽然苏北大平原上是没有山的,但我们的心中有山,云堆起的山、或是远处参差连绵的树林和村庄……

  



何永良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