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市海丰农场元华一大队 知青联谊会

昔日海丰绣球相识 今日陈酒愈酿愈醇

 
 
 

日志

 
 

柳条箩筐(海民说故事18) 【fdy转自林业队博客】  

2012-11-26 22:43:33|  分类: 农场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柳条箩筐(海民说故事18)     【fdy转自林业队博客】 - 海丰农场元华一大队 - 上海市海丰农场元华一大队 知青联谊会

2012年春天,我和一大摞子三十几年前的铁哥、插兄以及姑娘们又一次去了故乡——海丰农场,一路上那疯疯癫癫的热闹场面就别提了。到了东坝头,意外遇到了当年在我队“挑”猪草的妹子,往年的冤家成了相见恨晚的好友,好惹事的我们几度提起不快的往事,都被大度的她,用那当地特有的外交辞令给回避了,东坝头变和谐了。再往前走,终于看到了想往已久的西大河以及和她相交的南大河,她比我想象中要大,并还在加宽加深的施工中,几辆挖土机正在默默地伸着巨大的手臂挖着土,全然不顾我们前辈的到来,是啊,今非昔比啦!当年(75年)开南大河,大丰县好像动员了10万民工,红旗招展,人山人海,挖土挑泥还有独轮车铺天盖地蔚为壮观,这又让我想起当年在林队开河的一幕幕……

又要开河了,林队的河沟多了去了,都是俺们用古老原始的方法,一锹一锹、一担一担的扒出来的,这已经是第N次了,原因是用来种树的要求比种地的要求高吧?为了整治盐碱地,我们开了围田河、中心河、围村河,还有引水渠、排水沟、条沟,林队没有农忙,可天天都很忙,不但冬天农闲要开河,而且酷热的炎夏都敢挖。这可苦了女同胞了,手上的茧、脚上的泡、肩背上的瘤……时时刻刻陪伴相随。有后人精辟认定:林队姑娘的生活在担上,小伙的生活在锹上。可我却屁精的断言:姑娘的生活在瘤上,小伙的生活在腰上。不是吗?到现在还有人摸着背上那块不是爹妈给的“东西”向我这个队长讨说法呢,真是惭愧,“团子”(绰号)在挖河时“丢失”的那个“腰”到现在还没找着呢。其实在每个知青心中都有一条坎坷的河,它流淌着心酸的泪水和汗水。

说起开河,挖土的(“锹”手)和挑泥的(“担”者)是开河的最基本组合,他们有的是冤家也有的是好友,冤者累,友者爽,的确,调和得好,利己利民又利国,搭配得不好,累死累活又落泪,特别是应付大的工程。一般开河一把“锹”配二三副“担”,刚开始时(头二层土),挑泥的走平路则是小菜一碟,嬉戏打闹身轻如燕。而锹手却很累,泥松土杂,碎土多,手忙脚乱的还时不时地划破簸箕或担绳,这时,我们的后脑勺一定会遭到姑娘不理解的白眼,并肯定会在心里嘀咕:“会玩儿啊?大窟窿(苏北话)。”不好意思,三十多年后才知道“大窟窿”是我的爱称,心烦意乱汗嗒嗒滴的,只能算表现平平,气喘吁吁脸上泛出盐碱(汗水析出物)的则是刚到位,腰酸背痛咬牙切齿的方显锹手本色。然而三层以下,挑泥的姑娘们就“收骨头”喽!泥湿担重,步履艰难,上阶梯“腿抖豁”,爬土坡“屏腰功”,刚开始还能顶顶,不一会儿方寸乱了,走三步退二步的情况屡见不鲜,碰到苗条瘦小的姑娘,走二步退三步也不是不可能,说实话左突右撞到底走的什么道,姑娘们自己也搞不清楚,反正不会是资本主义道。但挑土的原则是:脚可乱、腰可扭,挑担的肩膀不可抖,模样酷似走“猫步"。否则将“泥飞担打”,前功尽弃。此后每每看时装表演,总觉得有一种亲切而又略带心酸的感觉,特别是这天晚上的模特表演,底子好,基本功扎实,似乎……看出了一点挑担的痕迹,莫非……来源于生活?言归正传,此时锹手就不一样了,泥土湿,碎土少,每边簸箕放两块"云片糕",轻松自如,忙里偷闲还能搂搂胳膊伸伸腰,斜眼瞄一下姑娘们跌跌撞撞的惨状,心里平衡了些许,落下的驴脸露出了一丝诡异的苦笑。这就是矛盾,来自于自然法则。

为了平抑这些矛盾,我们的邬队长又开始想“馊”点子了,他曾经把树皮“馊”成担绳,把树干“馊”成锹柄、“馊”成扁担……就像吃蟹的不会去了解第一个吃蟹人叫什么一样,邬队也是一个不为人知的平凡人,然而你要是知道有多少第一个吃苍蝇、第一个吃蟑螂、第一个吃蛆……的失败者,你会不会改变想法。披着棉大衣的他,依然双手插着腰站在土坡上,还不时地踱着“方步”,搜肠刮肚地觅着、“馊”着……忽然,鼓起的嘴上似乎已经闻到了酸味,对,箩筐!

第二天天下雨了,“外国礼拜”来了,大家都在庆幸,老天有眼,终于可以喘息一下了。然而事与愿违,出工的哨子还是响了,这哨声立即引来了女生的刻薄谩骂和男生的愤怒嚎叫,他们把所有的苦、所有的累、所有的冤,以及对人、对事、对物包括对整个世界的怨和恨发泄到这哨声上,好在这哨声的确也不怎么滴,声音有点怪,嘘嘘的总好像差点什么,像一只还没发育成熟的童子鸡在报晓——因为哨子比较大我们都吹不大动,嘘出来的声音怕会引起条件反射把握不住水闸,造成不必要的那个。可我们的邬队却有绝招,力气不大,动作却非常优美合理,他口咬“叫编”(哨子)双手捂嘴,用力时还低头弯腰,最后还带单腿360度转身,很像扔铁饼的运动员,声音由小到大,一气呵成,感觉也是由小便失禁升华到开闸放水。原来今天出工不是开河,而是为开河做准备——编柳条筐,由小伙到13大队后面去割柳条,取回后由姑娘编柳条筐。这柳条的特点是,既有竹子的韧劲,又有木头的坚固,更有本身的倔劲。编柳条筐可是门艺术,特别是刚开始,这柳条怎么也不听使唤,硬的拗不动,软的又扳过了头,像头倔驴,总是不到位,脾气一犟还得划破手指拉破皮,这点小清、小胖子等一定很有感触吧,还有“小坛子”、“红褂子”(绰号)一定没少骂人吧!可姑娘们都是艺术家,编出来的箩筐都很有个性,夺人眼球,有像畚箕的,有像椭圆形盘子的,还有像酒坛子的……五花八门特高雅。可邬队眼光太差劲,纯农民意识,只选中了几只和普通箩筐相近的篓子,并在犟头倔脑的地方使劲摁了几下,在坎坷的底部用力踩了几脚,最后串上吊绳草草了事,只等第二天雨过天晴到工地检验了。

这不试不知道,一试可了不得了,不仅提高了效率,而且质量更好。一是解决了挑担的畚箕装不好碎土的问题,对锹手来说不用再重复抄碎土了。二是由一人挑改为二人扛,不管是走台阶还是上土坡真是既快又稳,原因大概是二条腿变四条腿了吧。三是箩筐放得离锹手更近了,不用前一块后一块搞的手酸腰累,最后“打斜边”那就更爽了,直接用筐候在下面。四也是最关键的,就是挑土的和挖土的,挑土的和挑土的团结了,分工也不用很清楚,小伙子也会去扛几筐,姑娘也会去挖几锹。这样,不仅提高了效益,更增进了友谊,一来二去的偶尔还会擦出爱情的火花,真是意外的收获。一加一不是二了,更不是“2”(傻),而是——“箩筐”!                 

不日,其他眼红的生产队也纷纷仿效,结果就不言而喻了,大寨河第一名,农场局先进……当然这不完全是箩筐的功劳,还有好多其他因素,但它的确解决了很多问题,邬队,谢啦!编箩筐的姑娘们,谢啦!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