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市海丰农场元华一大队 知青联谊会

昔日海丰绣球相识 今日陈酒愈酿愈醇

 
 
 

日志

 
 

坐牛车搬到庆丰去  

2012-11-18 15:12:25|  分类: 影视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坐牛车搬到庆丰去 - 海丰农场元华一大队 - 上海市海丰农场元华一大队 知青联谊会

坐牛车搬到庆丰去

庆丰那旮旯,我呆的时间不长,对当年家住分场还是后面的二队也记不清了。三年自然灾害期间,经历了我出生后的第二次搬家,从时丰六队搬到庆丰,父亲不知又发配何方,搬家那天只我们母子两人。


 

忘了春天还是秋天,反正是一个气候相当怡人的中午,我们又要搬家了,那是一架牛车,载着我们的全部家当,杂乱当中还窝着母亲和我。从时丰六队的村子里出来,沐着和煦的风,出了村口的桥,到闸口转个弯,就上了大河边的公路笃行。牛车在悠闲的牛蹄声中左右摇晃,经过四岔河边的那个河滩。在这个被母亲叫了一辈子“河滩边”的地方,她侧过脸庞凝望,充满苦楚的眼神里可曾泛起粼粼波光?——约十年前的那个秋天,她和众多垦区建设年轻的先驱们,从繁华的大上海一路北上,舟车劳顿大半年,途经兴化、新丰,最后坐着木驳船,就在这里靠岸,跳上河滩。他们曾经是那么的兴奋,不畏艰辛,享受新中国建设的快乐,憧憬幸福与美好的明天……

坐牛车搬到庆丰去
 

老牛埋头拉着车,不紧不慢地上坡,拐弯向南跨过四岔河上的大木桥,牛蹄踩在桥面上空嗵空嗵,震得桥缝里的小石子纷纷落入河中,牛车贴着桥边摇晃,上面堆的东西和坐着的人好象随时都可能被掀到河里去。桥下是湍急的河水,漂着草芥和桨棹的碎片。我害怕地绻缩在母亲的怀抱,悄悄抬头看她的脸,那是再熟悉不过的表情:紧抿的嘴唇,不屈的目光,忧伤的容颜,任几丝被风零乱的头发在脸庞横斜。大了以后,常有母亲当年的同事说起她曾经的美丽,可我的印象中似乎从来没有。后来也常常听母亲说起那个年代,一个运动接着一个运动,大浪淘沙无休无止,“每个人都不知被筛过了多少遍。”

坐牛车搬到庆丰去
 

过了四岔河上的桥,桥堍便是当地老百姓的聚居地——那个现在还兴旺着的地方叫“小街”。狭窄的街道上,很少有车马经过,我们一车的杂乱堆得好高,嘎吱着,叮当着,尘土着,颠簸着,引来小街两边的人家看热闹。

小街上的人来到这里经商谋生,几乎与垦民同时,彼此也多有交往和熟悉。母亲离开四岔河的劳动医院已经有好几年了,想不到当年令他们羡慕优雅的上海大小姐,竟也落泊到如此境地!瞬间的惊诧后,有胆大的人从店家里走出,跟我母亲打招呼,“陈大姐、陈大姐!”我母亲苦涩地微笑,也老张小李地和他们打着招呼。他们大声地问:“这是你的孩子呀?”、“搬家呀?搬哪呀?”——那样的年代,他们明白我母亲心中的凄楚,亲切地和母亲拉着话,是想给她一些力所能及的温暖与安慰。毕竟那粗朴的牛车上还装着几只小资象征的破皮箱,谁都知道那样的人是要回避的,可他们是朴实的,想用一份与势利委琐相反的热情豪爽,向母亲传达最最朴素的善良。

人在落难时最为揪心的就是别人的白眼与冷漠,最想得到的就是别人朴实的一句问候。不长的一条小街,很快就过去了,母亲回头,身后那些朴实的人们还站在低矮的店铺外面,目送着牛车颠簸远去,又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街头巷尾叙述着刚才牛车上那个女人曾经的风采与今天的不幸……

庆丰分场与二队也是一河之隔,我记得分场办公室是一幢红瓦黄墙的大瓦房。一天中午我到分场的食堂去吃饭,经过办公室西面那块空地的时候,碰到一只自在游荡的大白鹅,想走过去和它玩,不想它竟伸长头颈扇着翅膀“昂昂”地向我冲过来,把我吓得直哭。这惊动了附近的大人,跑过来把白鹅赶走了。后来才知道,在鹅的眼睛里人是很渺小的,尤其是我这样不足三尺的小孩去惹它,当然是要遭到攻击的。

在庆丰的时候我至多三四岁吧,有印象也是吃食堂的,食堂就在分场的西面。这两年回农场,我也特地去庆丰看看,分场部那幢红瓦房还在,但已经找不到当年被鹅欺负的僻静地方了。

在庆丰的时候,我没有进托儿所,也没进幼儿园,却跟着一个年轻漂亮的乡村女教师,每天到小学校里去“打发时间”。依稀记得教室里很暗,我被安排坐在教室右侧第一排靠墙的位置,不知是几年级,也不知上些什么课,后来家搬到四岔河,适龄了才正式进到幼儿园学习。

母亲忆及在庆丰的日子,总会对我说,下雨天小同学们会涉水轮流背我回家,那时的孩子真好。班上的女教师姓赵,是我们家的邻居,她哥哥是我们在时丰六队时的队长,嫂子王阿姨更是我母亲在六队医务室的同事。赵老师当年还没有结婚,看着我母亲一个人上班带小孩的艰难,就每天领着我去小学校里呆着,当时分场的小学也不甚正规,赵老师想,只要让我有个固定的地方和小孩呆在一块就行了。

我们家在庆丰呆的时间也不长,最多一年半载的,后来就搬到小街东面工程队的堤坝上住了。


作者:上海农场人(2012-11-15 19:49:12)
  评论这张
 
阅读(60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