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市海丰农场元华一大队 知青联谊会

昔日海丰绣球相识 今日陈酒愈酿愈醇

 
 
 

日志

 
 

知青的纠结与情结  

2011-06-09 23:36:55|  分类: 农场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的纠结与情结 - 海丰元华一大队知青 - 上海市海丰农场元华分场一大队  知青博客   

                                                                      知青的纠结与情结

 纠结
  前段时间,队长章正星来电话,告知某日在某酒店小聚同时还告诉我这次有我一个几十年未联系的一个熟人;“小场员”。我脑海里立马就跳出一个人来,“小场员”葛长福,家住华山路的,瘦瘦长长的是他。倒是几十年未曾碰过头了,章正星问我,时间抽的出吗?我随即回答,没问题,算了算,那天我到时白班,要晚八点才能下班,我就这么爽快的答应,是因为我知道,只要请假跟领导上讲清理由,领导上保准同意,而且还不算是调休。两个字“去吧”这些领导很理解我们知青团聚时的心情,兴冲冲的来到了某酒店,这是一个小范围的聚会,一共才七个人,落座后寒喧了一阵。有小俊子,大扣,二扣,还有林队的一个一个叫高杰的。细细打量眼前的葛长福,变得胖了,若是在路上猛一见,还真是认不出来,穿着似睏衣的{恕我眼拙}衣服扣子也未扣露着一个大肚皮,脚穿着一双皮质的圆口鞋,手指上带着一只硕大的宝戒,掌里玩弄着一个苹果手机,实足一个“暴发户”的形象,一问果不其然人家手里有7家公司8家厂乖乖隆的咚,厉害,啥东西都缺就是钞票不缺。昨天胡锦涛还跟他通话,今天还跟市里某领导讲了话,说着还打开了票夹子,露出了一沓子百元大钞,【注明一下还未喝酒呢】。我只知道我们海丰农场的知青里面出了个李援朝到中央做了个大官,事业有成的有长途汽车客运总公司的董事长郭卫,没想到葛长福却这么有能耐,手眼通天哪。
  酒菜上桌,开怀畅饮席间,免不了谈谈知青时代的往事,俗话说,酒后吐真言,这不小场员说了这么一件事,当年往围河里扔的“乐果”农药瓶是他干的不知大家还记得吗?河里的鱼都浮了上来,连女知青都抓了好多,烧了吃都觉得不对味,一股“乐果”味后来才发现有人往河里扔了农药瓶,当时我们都怀疑是唢呐干的,这可冤枉了唢呐了,小场员谈及此事时毫无羞惭之心,用大拇指指着自己的鼻子,就是我干的脸上露出一种洋洋得意的表情,席间还说了他干的一些糗事,不以为耻反以为乐,顿时我只觉得满桌佳肴同嚼蜡,只想早些离席,无奈碍于面子,只能将就些,不是说我孔老二怎么清高,人总得有点羞耻心吧,不管你做什么丑事,不管这事过去多少年了,如今说起来,羞耻总要有一点吧。终于挨到了席终人散的时候了,我忙不迭的离开了酒店,对章正星说,像这种人,下次再聚会的时候告诉我一声,他来参加我就不来了,{小范围的}若是大队范围的我虽参加。但断然不会我他同桌的我是不屑与这种人为伍的。知青团聚本事一件很美妙的事情,聚会前几天后几天都要高兴一阵子。可这次不知怎么的,就像吃进了一只苍蝇,难受的很似此等之人,今生不聚也罢,可能有人要问我,孔老二为啥这么生气?告诉你们吃饭喝酒期间,他当众羞辱我三次、我在农场的时候也是一个本份的人,胆小怕事,从不得罪谁的,更没有因为你葛长福是“场员”的身份而看不起你,而今天何至以此呢?就因为你手眼通天?多的是钞票?就因为今天是你买单?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当众羞辱人?别忘了一个再卑微的人也是有自尊的,边上的高杰看不下去了,对他说,你请我喝酒我谢谢你,但你却是小人,用小拇指向他比划着,唉,不说也罢,列位今后有啥搞不定的事找“小场员”吧,他能耐大的很哪。
       情结
  这次偶然微恙,在医院住了近一个月,那天病房来了一个病人,安顿好后跟我谈了起来,说到病情他说他原来身体好好的,大概是年纪大了的缘故,才发病的以前年轻也不怎么觉得,我估摸着他的年龄,跟我也一般大吧,一问巧了跟我同年,家住桃浦,比我小几个月。医生进来问他以前生过什么病?他说知青时出过一次血,听了知青二字,我一下子来了精神,报纸也不看了,坐起来问他,你什么时候上山下乡的?他说是74年2月二十几号,到什么地方?海丰农场,我忙问是那个大队的?说是17大队的,竟有如此巧的事,同一期到农场的,很有可能是同一条船,三十几年后又是同一种病住进同一间病房,而且还是同一个医生主刀,真是奇了怪了,双方的亲近感一下子就拉近了许多,话题自然就多了起来,春天里我们播种插秧,夏日里草荡里割个钢草,秋日里收获着丰收的喜悦,冬日里冒着酷寒挖塘泥,说到美丽的西大河,他说他夏天,天天到河里洗澡游泳,我不也正是吗,我比他先动的手术,所以对疼痛的感受比他清楚,他说他很怕痛,我告诉他没事的,麻了以后动手术啥也不知道了,等醒来后就一点点痛,千万别听医生的,用什么止痛棒什么的,那得自费,千把块钱呢,这一点点痛熬的过去的,像你边上那个病友,不听我的劝,用了反而不落好,其实麻醉药用多了也有暂时的后遗症的,他听了我的话果然省了一笔钱,非常的感谢我,我手术在先,他手术在后,我躺在床上输液,他帮我打水打饭,他手术后躺在床上我也是这样做,两人像亲兄弟一样,同病房共四个人,另两人无不羡慕我们像亲兄弟一般的关系,香烟飞过来飞过去,家里送来了东西,我们俩都分享着,夜里睡不着,我俩就到外面散步,唠家常,谈工作,谈家庭,谈子女,更谈以往农场的点点滴滴,我告诉他,我到农场去过了,海丰农场的现状,更告诉他现在农场办了一个知青纪念馆,还办了个知青杂志,告诉他我们海丰农场出了一个大人物,就是在中央当大官的李援朝等等,第二天他老婆来探望,他还特地告诉他老婆,自豪之情溢于言表,以后天天要跟我讲农场的事,可惜我也知之甚少,只能尽我所知道的告诉了他,他听了也挺满意的,我问他何不回农场去看看?他说有机会一定会去的。他还很羡慕我们一大队,经常团聚,只有他感到可惜,因为他从来没有和队友团聚过,他是从长宁区毕业后分到十七对的,后又到崇明,回沪后和知青战友们再未联系过,我宽慰他也许你的战友在找你呢,我是他回沪后第一个碰到的同一个海丰农场知青。
  他后手术,病情较轻,先我出院,临出院时,给我一个地址,嘱我出院后常到他家去走走,还特意嘱咐我给他儿子找个对象呢。可惜我没有女儿,要不然我们做亲家不是蛮好吗。知青对知青,门当户对。
  今天是夜班,夜深人静的时候想到了和17大队这位姓杜的场友兼病友的奇遇,正如这全文中所说的相逢是缘。十几天治病期间从素未平生到关系拉得如此之近,是因为我们两个有共同的名字,“知青”,你们明白了吧。

                                                                                                                                                                                                                                                                                                                                          2011年6月9号   23点26分
                                                                                                                                                                                                                                                                                                                                                        陆玉清

  评论这张
 
阅读(60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