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市海丰农场元华一大队 知青联谊会

昔日海丰绣球相识 今日陈酒愈酿愈醇

 
 
 

日志

 
 

“5.23”铭心的记忆(下)  

2011-05-24 22:08: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呜——!”自从离开上海就没有再响过的轮船汽笛再次拉响了,陪伴了大半夜的隆隆机器声轻了些,船速明显慢下来。我透过船窗向外看去,耀眼的灯光照亮了一个码头。轮船正徐徐的向码头靠上去,码头上传来大声吆喝声。

    到了。轮船经过六个多小时的航行,到达南通港。这已是一九七五年五月二十四日的凌晨。

    然而南通不是终点,仅仅是“中点”。离海丰农场还很远。

    我随着人流下船,一股江风吹来让我浑身一哆嗦。五月的天气,江边的凌晨很有寒意。随着人流走了一段稍有些长的路到了南通汽车站的候车室。候车大厅里灯光雪亮,一片乱哄哄的。对照指示牌站到了集结的地方。

    大厅里虽然暖和,但空气混浊。打听到离开车时间还早,就走到大厅外透气。

    大厅外,空气清新多了。还有摊贩在卖馒头。看到馒头肚子“咕咕”叫起来,于是很随意的从口袋里摸出粮票和钱想买一个馒头充饥。

    那摊贩收下钱但是把粮票还给我:“这是上海粮票,我们这里不收。”一口还能听懂的苏北话。

    我有些愕然:“为什么不收?”

    摊贩也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我们这里只用江苏粮票和全国粮票。”仍是一口苏北话。

    我猛然醒悟,这里已经不是上海。赶紧找出全国粮票递给摊贩。

    我拿着馒头慢慢啃着,回到候车大厅。大厅里新知青们排着队耐心地等着上长途汽车。

    终于可以上汽车了。将行李同别人的行李一起放到车顶上,看着汽车站工人用一张大网将一车人的行李网住扎好。看着心里不免有些担心路上行李是否会掉下车来。

    开车了,汽车驶出车站。南通马路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长途汽车的高音喇叭“叭叭”的响,长途汽车的车窗也在“咣咣”的响。

    汽车经过如皋、海安、白驹、大丰、裕华、四岔河。一路颠簸,卷起一路尘土。卷起的尘土紧追着汽车,追上汽车的落在了汽车的车尾和后窗上,没追上汽车的扬扬洒洒飘落在地上。汽车沿途所经之处,土方当作墙,茅草铺在屋顶的泥垒草屋到处都有。

   坐了六个多小时的汽车终于到了海丰农场。但这里是场部还未到达一大队。在四岔河,我爬上车顶拿下了自己的行李。然后又爬上了一辆交通牌大卡车。

   卡车疾驶在海丰农场的大地上。真大啊,一眼望不到边。真平坦啊,平坦的地平上夹杂着块块白斑。

   交通牌大卡车驰上一条公路。说是公路还是说土路更确切些,坑坑洼洼颠簸得厉害。乘在车上的新知青们还不时要低下头躲避公路两旁伸过来的树枝。

  卡车沿途经过好几个大队,下去了不少的新知青。车上的人越来越少,剩下十几个人的时候,转弯到了一座没有栏杆的桥。

卡车转弯上桥时明显有些吃力。司机换档轰了几下油门才使卡车的前轮上了桥面,又轰了几下油门,后轮也慢慢的转弯上了桥面。我突然发现当卡车的后轮转弯上桥时的一刹那,右后轮有半个轮子在桥外,不由得一惊。所幸驾驶员车技好加大了油门让卡车安全的驶上了桥面。好险!

  下了桥是一段机耕路。卡车开到了一个篮球场停下,我们下车。

  这里便是海丰元华一大队。经过一夜和大半天的颠簸终于到了。我将在这里生活工作,直到……。

大件行李已经放在宿舍里,床铺也已经分配好。拆了行李,挂好蚊帐铺好床,拿了热水瓶去打开水。老虎灶水龙头前排着队,见到我这个新来的知青纷纷让我这个小知青先打水。到食堂买晚饭时,也有个卖饭的窗口是专门供应我们这些新到的知青。让我这个新到的知青感到了一丝温暖。

……

    “咚”,眼前的西大河里鱼跃出一条小鱼,这鱼大概感觉到在它的地盘上怎么来了一个生人,想看看。见到我是新来的知青,没什么特别,眨眼功夫依旧跃回到西大河里。瞬间西大河平静的河面激起阵阵涟漪,涟漪一圈套着一圈渐渐扩大,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西大河仍不紧不慢地流着,防风林也依旧不辞幸劳地站着。丝毫没有在意我站在她们的旁边。我想西大河大概在这里已经流淌了很多年,防风林在这里也已经站立了很多年。虽然她们平静,虽然她们无动于衷,但从她们饱经风霜的身体上可以看出她们经历了许多,尝尽了春夏秋冬的酸甜苦辣。岁月让她们习惯,当然我也会习惯。

 回到宿舍,宿舍里很暗,拉拉电灯开关,灯不亮。看其他老知青的宿舍窗口星星点点亮起了煤油灯。因为我新到,还没学会怎么应付这种黑暗,只好摸黑就寝。本想晚上写封家信报个平安,也只好作罢。

 我躺在床上,在漆黑的宿舍里睁着眼睛翻来覆去睡不着。房梁上几只老鼠在奔跑,“吱吱”乱叫。一会我的双人铁床也有响动,“蹬蹬蹬”一只老鼠踩着细碎的脚步沿着双人铁床床杆爬到我的头边。幸好我支着蚊帐,不然……。我使劲蹬了蹬床,只听到“哗啦啦”一声响,然后又重归寂静。

 明天会是怎么样?后天又会是怎么样?我不知道,黑夜中我静静的等待着。

 

 

沈徐

2011.5.24.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